看『左耳朵耗子』这篇UNIX 50 年:KEN THOMPSON 的密码,意外获知KEN,DMR,RMS之外,能够拥有三位字母简称,且在极客圈中得到广泛认可的另一位大神——BWK。同样是贝尔实验室出来的研究员,当初跟着K&R开发unix。另外,awk中的“k”,那本C语言经典<C程序设计语言>作者K&R中的“k”,均指此人 --- 所以,K&R在分指Unix和C时,“K”竟然有不同涵义…


有关BWK的资料明明整整十分详细,但他的两项研究成果, graph partitioning 和 travelling salesman problem——都有一位疑似华人的『Shen Lin』参与,但却无有这么一位重要人物的词条,知之者怕更是鲜有。

这位Shen Lin,我能搜到的资料,是被诺基亚收购后的贝尔实验室研究员。遍查全网,只有一位同名研究戏剧的学者,与之匹配度最高,但又显然不是。



两个理论中,前者在当下机器学习中提供重要理论支撑,后者则是运筹学图论中必学,我更习惯翻译为“流动商贩问题”,结果搜索结果全是城管如何如何…




Ken的这个回复,及Unix这个社区的“极简风格”,让我想起Linux在Ted上的“rant”:如果被困孤岛,做个页面就能获救,那他选择死在岛上

KEN的github

追忆者为DMR建的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