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在黄海边一个车牌同为”L”的海港小城,在一处同样题写”桃花岛”并落款先生大名的海岛外,彼时并不会游泳的我在浅海滨搏击风浪,像一个真正的弄潮儿有模有样。
如图

受四遭一干金粉的耳濡目染,受那位中学副教授忘年交的”怂恿挑唆”,不知不觉,我也”误入此坑”不能自拔,如发现一片新大陆,像饥肠辘辘旅人突见饕餮。

如图

同样”深陷于此”的,还有那个端坐”光明顶”自号”风清扬”的前英语老师,以及看到案头<笑傲江湖>,用fox命名自己邮箱作品的”微信之父”,还有笑看诸君”naive”天文地理无所不通的年迈长者。

如图

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先生学识渊博浩瀚,先生文字汪洋恣肆。先生用笔和纸,构筑了许多中国人的精神价值观,家国,狭义,儒道,恩怨,人心…

如图

先生家国情怀浓烈,虽迫于时局远走香江,却无时无刻不关心大陆,最是推崇诸葛和老杜。某年剧变,先生端坐电视机旁,见邓姓”老友”出面,才确信其未被软禁,悬心落下。

如图

先生思想新潮进步,一个异族草莽,能成笔下最悲壮英雄豪杰;一些受桎梏压迫的旧时代女性,有独立主见更敢于发出自己声响。

先生来世一场,儿女情长。于是有了”陈家洛”,有了封禅台的剑舞”冲灵”,有了”世间多少痴情女,伤尽男儿不自知”,有了赵敏”偏要勉强”,有了”世间少年男子…不禁为之哑然失笑”。更看到删掉的”当时若爱韩公子”,以及新加的那句让人无尽唏嘘的”我当时还不明白”。

如图

我尝追寻先生步履,不辞千里,在华山之巅,在洛城东郊,在少室山下,在西湖梅庄 点此查看…终南山古墓长闭,万花坳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凝月冥冥。音讯阻隔终不能得偿所愿。

如图

海岛桃花已盛开,昔人却驾黄鹤去。”大闹一场悄然离去”,在此刻这个云集70亿众生的星球,无论达官显贵,或是天王巨星,究竟能有几个,可以穿透历史云层到达彼岸?又有几个能够把自己名字,镌刻人类文明发展长卷?路人皆可随口诵几句”大江东去”,而几人得知那个让作者死去活来 一生颠沛的帝王年号追谥?

如图

我之宏愿,也能借先生如椽巨笔,写下三五遗篇。不消畅销人尽皆知,更不敢奢求成为景点 令后人跨海而来。 它能在我身后百年,在一个夏雨午后,能让一个优秀少年或青年在书桌前驻足凝思,隔纸页与我凝空对视,则实在已经心满意足。

先生铁粉 梁城莫颟 20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