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引先生笔下文字:

在金华通济桥头,祭奠多年前见义勇为牺牲的老乡。

在唱衰魔都的浪潮声中,表达我不随主流的理解。

用“裘千丈”代指滥竽充数狐假虎威的“技术大牛”“ppt架构师”。

我用<倚天>中言为心声自我写照的这段,在倘求之不得辗转反侧时聊做宽慰。

你写狂喜,写愤怒,写江湖武林,写世道人心,却没有留下一段,让我能用来拾来表达对你的崇敬。

襄阳城外,中年郭靖于少年杨过,用诸葛和老杜作“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灌输,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自明。这何尝不是作为现代化的传统知识分子和儒家读书人,对自己的一种特殊期许。

金老若老杜于当代,以笔为剑,借ta人之言,表胸中块垒。想来杜少陵“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或便是时隔千载最为贴切的评价。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我也曾将笔下文字,用在先生同样喜爱并热衷的足球。

功勋卓著又谦逊低调的伊涅斯塔,离开了效忠近二十载的巴塞罗那。武林世界如同现实,很难找到一个武功顶级又不慕名利没有弱点的人物,以至于我思来想去,无法匹配到一个与这位让对手亦肃然起敬的足球运动员相谐的人物。

德国被首轮淘汰出局了,这个从巅峰骤至谷底的卫冕冠军,果真如一时黑云压城戏谑调侃的自媒体所说,沦为足坛可有可无的边缘角色?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我用“王重阳与段智兴互传先天功和一阳指”,代指二人互相切磋互授技艺;

我用“外家招式”,指代被我嗤之以鼻不屑的前端样式,用易筋经和九阳功等内功心法指代数据库及更深层次的数理;

我用龙象波若功,代指logo是蟒蛇和大象的Python和PHP,每每按下Enter键,都似发掌,每招都有十龙十象的巨力;

我用乾坤大挪移,指代必将在云时代大放异彩的golang;

我用“重新练成了蛤蟆功”,指代某项生疏的技艺再次熟练;

我的空间名“风陵渡”,这是郭襄与杨过初见的地方。她的徒弟也即灭绝师太的师傅,名“风陵师太”;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



每赴名山大川,不全为自然景致,亦为人文。

能为那么多山岳海岛赋予特殊意义,盖此一人。



如图



如图



如图



如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