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县设市

安徽潜山撤县设市,该县以西部天柱山闻名。天柱山为安徽11个5A景区之一,与黄山九华山并称安徽三大名山,又称潜山,皖山,安徽简称即由此来。地处安徽省西南部,濒临长江黄金水道。是皖、鄂、赣三省通衢之地。素有“皖国古都、二乔故里、安徽之源、禅宗之地、京剧之祖、黄梅之乡”的美誉,是安徽省历史文化名城,是京剧的发源地、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故事的发生地,是三国佳丽大乔、小乔的生长地,自东汉至南宋先后为州、郡、府治所近800年。

初知天柱山,自是因为李白。渔阳鼙鼓动地,安史之乱爆发,潜心老庄飘逸的青莲居士于此炼丹。此刻避居四川的李隆基,已年过70,夜雨闻铃,感念马嵬坡下土一抔,只遣词造句,而无实权和心力。名动天下的李白此时抱负尚未全死,受玄宗第16子永王李璘集团相邀,政治觉悟薄弱而名动天下的他,就这样成为一支并不合法的军队幕僚。一曲<永王东巡歌>,成为其获罪之源。

继承大统的是玄宗第三子李亨,他于安史之乱次年继位,是为肃宗。年轻李白11岁的老杜,心怀社稷,安顿家人一路西去天水追随朝廷,却中途被俘。幸因位卑而无杀身,只被困居长安。诗人不幸诗家幸,百感之中,能排古往今来五言律诗前三的<春望>,和这个好男人最美情诗的<月夜>先后应运而出。为其作品赢得“诗史”称号的三吏三别,也出自这一时刻。

李璘自幼失母,由其异母兄李亨亲自抚养。李亨常将其抱在怀中同睡。情同手足兄弟,可怜生在皇家。安史之乱尚未结束,肃宗和永王便开始兵戎相向。经那个边塞诗人高适谋段手腕,最终使李璘于今江西大余兵败身死。李白遭流放,刺配夜郎,也渐和原本关系不错的高适不再来往。

李白扬名长安时,曾救一正直而被诬陷的小官免遭断头。20多载后,昔日险作刀下鬼,今时却是抗击安史叛军,拱卫李唐皇祚的擎天白玉柱。他是郭子仪,大概是继程咬金后,有唐一代最知名的福将,权倾朝野朝不忌,功盖一代主不疑。

昔日恩人遭难,郭以官位身家为注,赎李白不死。而后又逢肃宗大赦,李白得以离开川贵一带,沿江东下。在他生命的倒数第三年,已在世上潇洒忐忑走一遭,心境再不是年少出川时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转而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年幼之时便识,却不解其意,直到读800多年后“天际立法者”,普鲁士人开普勒传记,“我已盗得埃及的金瓶,并已远离埃及国土,木已成舟,瓜熟蒂落”。摆脱劫难之以手抚膺额冠相庆,大抵相似。

在恢复自由之身3年后,已近安史之乱尾声,李白在长江边的安徽马鞍山当涂县,醉酒失足,“上天捉月”溺水而亡(亦说病重而去,此说法可能性更高,时人及后人多希望谪仙人死法亦不同凡人)。

在李白遇赦写下<早发白帝城>这一年,虽然跟对了人,但仍仕途不顺生活无着的老杜,携妻带子举家南下入蜀。说来也是,自司马相如和扬雄起便是中国文学高地,后来又孕育李白和三苏的川蜀,怎么能少了这位最伟大现实主义诗人的浓墨重彩。四年时间,240首诗多有珠玉,甚至1300多年后,一文化水平并不高的浙江商人,在给其建筑公司取名时,依然想到“安得广厦千万间”,但他并没有老杜这样的情怀,几年前曾因官商勾兑被查。

谪仙逝世几个月后,公元763年春,叛军内斗,史思明自缢,安史之乱比预期提早结束了。“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一向以儒士示人正襟危坐的老杜,喜不自胜,手舞足蹈。

但出川后的杜甫境况也没有好很多,但国家看上去复兴有望,还是老骥伏枥。我实在想象不出,力道千钧的<登岳阳楼>,竟然是这个贫病交加际遇坎坷的“老人”最后的绝唱。

音讯阻隔,他当时大抵是不知道,那个洒脱不羁的李十二郎,已经不在人世了。一生困顿,最后客死在湘江一条小船上的他,更不会想到,当年和李白洛阳相见,竟被后人盛称,是自春秋时儒道两派宗师碰面后,中国文化史上最伟大的相遇。

这个比喻贴切之处,除去四人在中国文化史上地位鲜有人及,还在于一种传承和碰撞,二人可认做儒道两家在唐代的代言人。


姊妹篇: 起承转合–由陈子昂<国殇>

姊妹篇: 盛唐之殇–观<长安十二时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