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图
如图
却说段誉自无锡杏子林一别乔峰,便沿驿道东进,到了姑苏。自春秋以来,此间便为繁盛之地,待至隋炀开凿运河,千里通波,便更是八街九陌琼楼玉宇。馆娃宫依存,虎丘塔仍在,燕子坞与曼陀山庄,却似蓬莱,青鸟无着。段誉羁旅在外,又兼此,心中愁绪尽起,这日便至寒山寺寻渡。
如图
这寺初建于自上而下全民兴佛的南朝梁年间,初名“妙利普明塔院”。太宗贞观年间,由名僧寒山在此修缮扩建,更名“寒山寺”。天宝年间,襄阳人张继科考不第,宿经姑苏,霜天寒夜月落乌啼,孤舟客子见江枫渔火,夙夜难眠,写下诗作流传不朽。寺院住持一番鸡汤劝慰,知是大理世子,谙熟翰墨,便请题诗。段誉提笔欲挥,忽思起前唐武宗,虽位在灭佛的“三武一宗”,却对此诗甚喜,亲为寺题碑并留谶语:复题碑者不得善终。段誉早年偏居大理,曾听天竺人说:西有古国名埃及,其头领曰法老,有一年轻早夭者图坦卡蒙,为防陵寝被盗,尝留诅咒,百试皆应。思及此,段誉便绝笔婉拒。事后来看,却是躲过一劫,及至明清,皆有名流题<枫桥夜泊>碑,倏而皆殒。至20世纪30年代,倭国袭扰,金瓯半丧。扶桑人曾惦此碑,时有爱国者,损身以应,令倭人胆裂而色变。点此查看相关
如图
自辞姑苏,顺吴淞江而下,至华亭县。这华庭初是浙东会稽郡某县东面一亭(乡),后吴将陆逊于夷陵大败蜀先主刘备,得赐王侯于此。至玄宗天宝年间,始置县制。全域平坦一览无余,只西南有山亦有水,为浙江天目之余脉。便得之“华亭”。及至元代,方升为府,改名松江。
如图
段誉由姑苏大邑乍至小地,青旗沽酒,多有不适。这日在井边饮水,忽听浣纱女“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心思运河两岸多处繁华,尤以武林城为最。又听人言,“来了苏杭,忘了爹娘”,姑苏自是不虚行,却不曾至余杭,图虚度至弱冠,岂不可惜,遂折道西南。时有人柳氏名“三变”,科场不遇,混迹烟花柳地,造词谱乐,虽靠歌妓接济度日,然词多有普及,甚或流传千年。
如图
华亭与武林城相隔近300里,段誉连日舟车,颇觉劳顿。这日至嘉兴,城中有湖名“南湖”,湖边有酒楼,便停顿数日稍作休整。及至临去,却才觉在无锡与乔峰斗酒十千,自已银两无多,又几日挥霍,临此才知捉襟见肘。酒肆掌柜见段誉有魏晋风度,拓拓之风,便不为难,言道“本楼新开,暂名”未名”,今请公子,抛砖引玉,以启后来人潘江陆海”。段誉极目,见那湖上烟雨濛朦,虽是晴天,却如雨日。便书名为“烟雨楼”。此楼兴隆百年,及至南宋末年,一班武林人士于此斗殴,桌凳楼体,毁损严重。
如图
脱身嘉兴方一日,便到海宁。陈氏与查氏为此地望族。近千年后,此地有查姓财主,喜得麟儿,定名“良镛”。此公好足球,好诗书,却两次为学堂除籍。后至上海又远走香江。然多事之秋其父被枪决,愤懑之中百感并集。曾将江湖旧事收纳集结,引为佳话。

如图
如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