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至临安府,这日西湖游荡,却觉甚妙,不负诗魔坡仙之赞誉。段誉之北冥神功,后与星宿派化功大法糅合,成亦正亦邪之吸星大法。这日游梅庄,却不知几百年后的明代,此地会与其庶传后人有若干关联。

临安府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开销又自不小。段誉别无他技,这日临暮,忽生一计。于拱宸桥尖,自觉身无长物,哀感不尽,滚滚并来,便奏起在无锡三清殿老道所授乐曲,其声呜呜,如泣如诉,听者为之动声,观者为之泪目。方寸便得数铢。此后多年,三清殿有一私生小道,双目失明,命途多舛,其整合旧传音律,加之自己身世不幸,常对二泉以自诉。此后竟成名曲,与嵇康之<广陵散>,王摩诘之<渭城曲>不分轩轾。
如图
夜深人散,段誉收起破碗,掂量所得,颇重。便至一旁牛家村“曲三酒馆”买醉。这武林城名之不虚,尚武者甚众。这小小酒肆,竟也列陈十八般兵刃。

段誉自是不知,这曲三酒馆掌柜有一玄孙,天赋异禀,时海外桃花岛声名鹊起,不辞烟波至此学艺,却不期后来同门事起,一师兄师姐私好,盗师秘籍,逃窜漠北。

其师怪僻,一怒之下,废其身而逐师门。同怜有师兄豪门陆氏,归太湖归云庄;有师弟贫病冯氏,回苏北乡间铸铁为业。曲氏便回牛家村,承继了这间酒馆。
如图
近乎同期,牛家村有好汉郭杨二兄弟,梁山好汉之后。乐善好施,打抱不平。二人夫人皆欲产,便指腹曰“若为璋瓦便结连理,若同是男儿便结兄弟金兰”。时靖康之变已久矣,然金人虎视,朝堂无力,南人尽有去国之悲。有一道人路过,定二婴名为“靖康”。却若白云苍狗,此后渡尽劫波,郭姓男童远走大漠,而后与曲氏师傅之女相识于张家口,却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清。

曲氏无一日不祈师傅原谅,重回师门,却不思其无过错,却断双腿。知其师喜爱丹青,竟至南宋宫中偷盗。开掘密室,藏匿珍宝。河边常走,终一日为宫中职守发觉,追至此,同西归于密室。此间极有曲折,郭黄二人疗伤,后战死襄阳,草蛇灰线,伏埋千里。
如图
酒酣饭足,忽得传信。这蛮荒之地的福建有一古刹名南少林,常年无名。后忽得一绝学,名”red sun cookbook”,据传与数百年后闻名江湖的<九阴真经>一样,为宫中高人所著。却说此时江湖,古刹因武学最盛者,为中州少林寺之<易筋经>,与大理天龙寺之<六脉神剑>。

段誉自是好奇,这南少林得之瑰宝亦或鸡毛。便决定继续南下。后人皆知,这秘籍确非同小可,后来的吸星大法亦是不敌。而纵再有奇遇,得此至宝,以段氏“五罗轻烟掌”之秉性,也自是绝计不会修炼。
如图
其实段誉南去,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连日行走,鞋已尽破。听闻南少林寺所在的莆田,鞋做的不错,便要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