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令狐冲下了太室山,已近戌时,这时正值入夏,天虽未黑,一日在山间跋涉不进水米,却也饥肠辘辘,腹中馋虫咕咕大叫。昨日曾听客栈老板,本地有一夜市,名鸡鸣街,晚间热闹不一般。
如图
令狐冲回房,草草冲洗,湿身穿衣,敛集剩下的几块散碎银两,带上西洋美利坚乔铁匠制佩剑,走出客栈。一路执剑探看,走了约摸4里路,见一路口人头攒动,一条东西街道,延绵数里,皆是商贩,心下一凛,想来这必是鸡鸣街了。
如图
登封城虽非大邑,可令狐冲自小长于山间,绝少进城。面前灯火通明竟同白昼,花红酒绿好不热闹,山野盲流子几时曾见过这些,不觉好奇之兴奋,心下感慨:今日亲临,这夜市之誉,确是不虚了。
如图
在一小摊桌前坐定,招呼掌柜来一上等下酒菜,见同桌人有饮崂山琥珀酒者,也不禁绝口中干渴无味,食指大动,惜甚无酒。遂起身去近旁酒肆,沽来一大罐农夫御制清酒。这酒产自南宋皇城临安府,不过这时又已改叫做杭州。乃用淳安千岛湖中湖水古法炮制而成,畅销天下。令狐冲曾去杭州,那日同魔教左使向问天,营救任教主,正是在孤山梅庄西湖之下。只这淳安离杭州城有250里,处于山中,道路坎坷不易通行。

羹尽酒残,令狐冲抹抹嘴,放上两钱银子。踉踉跄跄走出,没走几步见一煎饼果子铺,量大份足,只要5个铜板。又见一人在卖樱桃,想曾听人说“樱桃好吃树难栽”,在华山未能得偿此果,不知味道若何。
如图
行至路边,听得重金属丝竹之声,有人和唱,字字铿锵,响亮至极,几曲下来竟毫不泄力。令狐冲大骇:此人内力如此之高世所罕见,想这登封一少林寺一嵩山,却是武学圣地。蹑手寻声看去,发声物却不是人,而是一形似牵牛的铁器。心中疑惑这是何机巧?感叹这世间能工巧匠实在之多,山东公输班,西洋特斯拉,皆是能化腐朽为神奇之神工。

细细听辩所发之声乐,令狐冲虽未上几年学,却也识得几字背得几诗,听这词句,却不是诗经楚辞,也非唐诗宋词,只听得“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莫名之语,又闻听“月亮之上,我在仰望”,也不禁举头望月。
如图
这日正值四月十六,婵娟正浑圆低垂天边。令狐冲想起昨日还在洛阳,今日就已在嵩山脚下。见两楼之间明月,想起前人孟郊诗句,“天津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人行绝。榆柳萧疏楼阁闲,月明直见嵩山雪”,这孟郊乃是唐朝一位大大的文豪,绰号“诗囚”,和爱推敲的贾岛齐名,江湖人称“郊寒岛瘦”。

孟文豪“一日看尽长安花”原是令狐冲未失学时夙愿,却永远成梦,现下行走江湖辗转各地,早已将书本所学抛之脑后。倒是“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更为贴切。想来已近西洋椿萱节,需为高堂备一份礼托驿馆寄回。人在他乡,望着月光,不禁多了些心涉遐想。又想起明日需去少室山拜会少林,便未再多虑。
如图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拂叶,街上人渐散去,车马也少。令狐冲不时喝着农夫酒,一步步去回客房。


如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