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枚古旧的邮票,从我第一次放于手掌之间细细端详,已经有足足14年。




这段听来朗朗的文字,从第一次我有些生疏地脱口读出,已经过去了整整12年。





这本残破斑驳的老书,存世已有几十年。从我第一次抖落其上时间的尘埃翻开扉页,也已经将近10年。

这几道石墨划下的笔痕,也有不下9年。这本薄薄的小书让我爱上唐诗,长安洛阳,自此心向往之。




这页那年暑假在夕阳西下的阳台所做的摘写,笔迹已经干了快有8年。清明时分,汴河上下丝丝入画。

一再推延,几历坎坷。我终于成行,一路向西。




然而,我还有太多邮戳遮盖不住的壮美山河未曾亲至,有太多前人笔墨吟诵过的灞桥风月没有目睹。



一个人脚力强健自顾向前,相比三五相随,显是可省却许些琐事,更高效率看更多风景。但更憧憬那天“有钱有闲”,我心甘情愿,放慢匆匆脚步,和挂念着的、期待着的人儿,把袂同游交头窃窃。


鼓楼 & 回民街

泡馍与稠酒是我最喜爱的两样西安特产,可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在吃泡馍时佐以黄桂稠酒,在西安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西安泡馍馆大多是回民所开,西安回民泡馍馆决不卖稠酒。吃泡馍就稠酒的享受只有过两次,一次是去北京新街口的西安饭庄楼上,泡馍是好的,而稠酒是装在玻璃瓶中,喝一瓶开一瓶,且是冷的。另一次是在西安,因去陕西考古所公务,主人坚持请我吃饭,盛情难却,但我提出决不去大饭店,只愿去吃羊肉泡馍,无奈只得主随客便,从考古所出来,往大雁塔方向步行,有一泡馍馆,倒也干净,掰馍聊天之余,偶然瞥见墙边有一木架,上面摆列了一排锡壶,有大小两种。

——赵珩《老饕漫笔》

登上南厢房小姐的闺房,下来时发觉楼梯陡峭,这鞋下生钩的足球脚都要猫着身子小心翼翼,不知几百年前小脚的大小姐下楼一趟是何费劲。我不知悉是否有个歇后语叫“小姐的闺房,易上难下”,不过我拿出手机,搜了下高家大院所在的村子,是否叫做高老庄。

高家大院


碑林博物馆 && 骡马市步行街

拳毛騧“不嫌金甲重,且去捉飘风”,

什伐赤“鬣焦朱色落,发断锯长麻”,

白蹄乌“夜来霜压栈,骏骨折西风”,

特勒骠“龙脊贴连钱,银蹄白踏烟”,

飒露紫“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青骓马“万里可横行,真堪托死生”。

矗立国宝前,

心摇如县旌。

此刻随浮雕一同浮现的,

是大唐英雄一时风云相聚,

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画卷,

是玄武门兵变帝王家终究是不归路的悲情画面,

是穷困潦倒的诗圣和多病苦吟的诗鬼謦欬而出的珠玉。

当然还有那期<贩卖国宝的人>。


兴庆宫 && 西安交通大学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你在樱花道穿行,飞花胜雪

我在胭脂坡眺望,长安弦月





你在长安古城边,向西而安

我在兴庆湖水畔,枝叶擎天



### 新城 & 历史博物馆 & 曲江池 & 大雁塔

- 位于城北的新城及市政府


  • 历史博物馆

大概是博物馆逛的太多,而此又缺少镇馆之宝,这个当之无愧的“地下文物最多”省份的省级博物馆,甚至没能比去过的另几个省的博物馆,能带给我更多的兴奋,感觉有些乏味,味同鸡肋。人文景观像如人文学科,山川湖泊如自然学科,年轻时体力充沛,当多涉猎后者,趁年轻登山揽月,下坝抓虾。…另一个原由是,博物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必须是服务大多数人,而不能为少数geek。那些在平均水平之上的看客,也不得不赶大集似的跟着走马观花。而伟大的互联网,给了这些形形色色的小众兴趣一席栖身之地。作为善用网络让我病猫成虎又添翼的互联网从业者,如我喜欢这些历史,完全可以不局促于方寸之地,片刻光阴,而可随时随地,格物致知。


  • 大雁塔

日宫开万仞,月殿耸千寻。华盖飞团影,幡红曳曲阴。
绮霞遥笼帐,丛珠细网林。寥阔烟云表,超然物外心。

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

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

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


华清池 & 兵马俑

在诗词里,这里

是“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是“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是“山姿水态冠秦疆,美色当初醉李唐”,

是“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是“桓桓双将怒,咄咄一夫危”。

在现实里,这里门票死贵,亮点乏善。
不值一来又名气死大,属于典型的鸡肋景点。


已经感受不到“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英雄豪气,而“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亡诸侯,履至尊制六合,执敲扑鞭笞天下威振四海”的雄壮画面,也只能从太史公和贾谊苏洵的大块文章中找寻只鳞片羽。

我只在人潮涌动中隔着玻璃,或透过高立的栏杆远远瞥那么一眼。一将功成万骨枯,长平的40万鬼魂,骊山的70万徒役,2000多年后都只是无关痛痒的一个数字,已经体会不到当时的干戈杀伐和生死离别。

祖龙功盖三皇,在前辈基础以战止战结束分裂割据,受限于历史,尤其落后的技术、生产力水平与生产关系,不能过分苛责一个活动在两千多年前的帝王,能有今人的三观和思想。

只是倍觉庆幸,是在1979年后,一堆无机的碳氢氧元素才有序组合,赋予了我有机的生命,而火红的大运动已过,给了我独立思想发展和存在的可能。我无限憧憬儿孙后代人的美好世界:科学技术进步带来的社会更加公正公平;医学进展长足、寿命极大延长、病痛尽可能消除;物质更加丰富贫困线一再提高甚至消失不见;最大可能的包容不同,容许异见;年轻人如初升的太阳,满是喷薄而上的张力,没有沉重的买房结婚负担,更能在“任何一个晚上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中想说,而没有任何恐惧”。

我又深知,正是活动在1979年前的相当多数前辈,在肃杀凛冽的深夜寒风中小心翼翼护佑着微弱的文明之火,在夹缝中匍匐,“迭代式微创新微进步”甚至“进两步退一步”,最终薪尽火传,交棒到新一代人手上。“我们往往会高估此后一两年的变化,而低估此后十年”,面对仰头才见的美好目标,来自尘埃复又归于尘埃的一代人,用这间隙中的几十年有意无意或大或小地向上攀爬,并最终在年老体乏时袒露肩膀,让富有生气的新一代人继续向前。

历史不应该只用来回味,还该在复杂经络的演进中找寻催化剂,助力这个古老大树新发的枝桠,继续蓬勃向前。

2016.5.5 观景而后感,5.6于旅舍天台。

诸大学 & 小雁塔

  • 西安交大雁塔校区
  • 西北大学

在我的印象笔记里,一篇几年前的笔记既有“与西南联大对应的,(今天的)天津大学和北京师范转战西北,成立西北联大。抗战胜利回津回京后,原校址就是今天西北大学”。

以方位为名称的高校中,以东南、中南为优,少帅的东北大学次之。西南、西北再次之,及至中北,已经不值一睹。…但美国有所著名的西北大学,无著名的东南中南,在网络上,中美两所“西北大学”常造成混乱。

  • 西北工业大学
  • 西北电子科技大学
  • 西安市博物院

烟雨长安,梦回大唐。风雪无字,吟叹武周。

骊山晚照,披秦地。曲江流饮,绕长安。

然一场暴雨,一阵沙尘,让诗词描绘的画卷浸水沾沙,诗情画意化为乌有。

应当说,这是一座有特色的城市,它的历史无城可比,它的未来难复辉煌。

  • 城门

民国时开辟的四个城门,原皆已人名命名。
1949年后,中正门改为解放门。






写长安的诗词名篇多不胜举,如题所用<长安古意>,出自”初唐四杰”卢照邻之笔,曾因诗中“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得罪武三思而入狱,出狱不久染风疾,服丹药中毒,手足残废。”后转少室山中之东龙门山,又徙居阳翟具茨山下,买园数十亩,疏凿颍水,环绕住宅,预筑坟墓,偃卧其中。”因政治上坎坷失意及长期病痛折磨,最后自投颍水。初唐四杰,俱是下场凄惨.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百尺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

游蜂戏蝶千门侧,碧树银台万种色。

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相识。

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见。

生憎帐额绣孤鸾,好取门帘帖双燕。

双燕双飞绕画梁,罗帷翠被郁金香。

片片行云着蝉鬓,纤纤初月上鸦黄。

鸦黄粉白车中出,含娇含态情非一。

妖童宝马铁连钱,娼妇盘龙金屈膝。

御史府中乌夜啼,廷尉门前雀欲栖。

隐隐朱城临玉道,遥遥翠幰没金堤。

挟弹飞鹰杜陵北,探丸借客渭桥西。

俱邀侠客芙蓉剑,共宿娼家桃李蹊。

娼家日暮紫罗裙,清歌一啭口氛氲。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骑似云。

南陌北堂连北里,五剧三条控三市。

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气红尘暗天起。

汉代金吾千骑来,翡翠屠苏鹦鹉杯。

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

别有豪华称将相,转日回天不相让。

意气由来排灌夫,专权判不容萧相。

专权意气本豪雄,青虬紫燕坐春风。

自言歌舞长千载,自谓骄奢凌五公。

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

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

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