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斑驳的覆满爬山虎的老墙,见证了过去639天里,许多次的离别与邂逅。只是今天,我成为了主角。

这段我来来往往,走过足有3000次的仙霞路,不久后将被绿茵笼罩。川流的人群里未曾有我,但夜半时分,依稀的车辆,交织的霓虹,醉酒的浪人,侍酒的女郎,当这些再如寻常那般出现,已没有一个戴着耳机哼着曲儿,思考着慢跑着冷冷睥睨而去的违和者,出现在略显凄冷的街头。

我如风卷残云,一口气退掉了所有工作相关的群,感到神清气爽。这是我职业生涯第一阶段的结尾,我实在清楚,此后的10-20年,我还要再经历不下15次这样的场合,这样的聚散。此刻的依依惜别,在那时已是轻车熟路微微一笑。

我想酣眠一场,醒来世上已历廿年。我45岁,春秋鼎盛,依旧豪气干云。有些积蓄,几套房产,家境中上,一儿一女。女如妻笑靥如花,儿似我聪明勤奋。我结束了漫长的职业生涯,开始找寻儿时的许多兴趣。或跋山涉水实践“现代徐霞客”,或自立门户,得偿许些缩龙成寸的未竟之志。

我的呓语被格格冷笑打断。我起身倚在床榻,方察南柯之下,一枕黄粱。20年会有太多的起伏跌宕,太多的不如人意。

清宵梦醒,一晌贪欢。而后我又要踏上前方充满未知的路,或是康庄,或如羊肠,影影绰绰间,天上的星辰和心中的道德律,在明暗中给予方向。

过去20年,我遇到过许多人,经逢过不算太多的一些事。今天往后的20年,我依旧如飘荡在时光之河的一钱槐叶,在势不可挡的流逝中,体验一份生活和生命赋予的喜怒悲欢。

2017.04.13。于古北路新疆烧烤店,等羊肉串间隙。

感谢我的兄弟们~我会默默贮在心里,许多年后,依然会记得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