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白苏柳永一线文人的吟咏传颂,让此浙城浙湖名贯神州。

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

这里有魂侑江东的孙氏英烈。

这里“风清听漏惊乡梦,灯下闻歌乱别愁。”

这里“山名天竺堆青黛,湖号钱唐泻绿油。”

这里“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这里有玉龙金凤明珠跌落的城市名片,西湖西子两相宜,是“黑云翻墨未遮山, 白雨跳珠乱入船”,或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抑是“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

图1

雷峰塔外,三五讨论是否能寻盛装白蛇的钵盂;灵隐寺旁,焚香念经的老人还会常提吴越王智退黄巢的旧谈。

三潭印月,断桥残雪,南屏晚钟,曲院风荷,柳浪闻莺,金牛出水,平湖秋月,三台梦迹…一个个诗意的名字背后,是同样诗意的故事和风景。

这里青山有幸得埋忠骨,他们是抗击外族侵略的民族英雄。或意图直捣黄龙府重整旧河山,或挽国家于危亡 匡社稷于即颠,或明知事难偏要勉强。他们并称“三杰”,后一位叛徒出卖死于敌手,前两位却是被自己人直接所害。他们是39岁的岳飞,59岁的于谦,42岁的张煌言。

图2

玉泉,之江,西溪,紫金港,华家池,这里有中国最“水”的浙大。淘宝,天猫,阿里巴巴,支付宝,这里有互联网时代最明星的企业。

鲁冠球,宗庆后,冯根生,汪力成,当然还有互联网造就的两位首富,三石和扁哥,他们跨越多个年龄段,涵盖多个领域,他们并非都籍贯在此出生于斯,却把企业重要核心业务甚至总部放于距离上海咫尺之遥的杭州。

这里的GDP刚刚超过1万亿,止位列全国第十。落后于天津,苏州,重庆,成都和武汉。但影响力和潜力,却绝不止第10。这里房屋开启限购,初和北上深一样“待遇”。

这是画卷和诗词,历史和神话里的杭州。当抱以满满期待身至亲临,却不出所料发现,像远望畅阔天际的星空,转头仍要踩在硬邦邦的尘世土地。

图3
/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