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又名婺州,其下义乌,永康,东阳,兰溪,武义等县市,皆有名气。

金华江,别称婺江,由义乌江(东阳江在义乌段的称谓)和武义江在市区汇合而成。如同二水三分的武汉三镇,两江也将金华城区一分为三。
图1
通济桥,两江交汇后的婺江上第一座桥,将分居南北两岸的八一南路与八一北路连为一体。

通济桥高悬,离水面数10米。8年前的初冬,一名温州籍23岁女子,“因到金华后未找到男友,而一气之下跳江”。

8年前的那一天,一名28岁的青年军官,驻金华某部机要科副连职中尉参谋孟祥斌,陪前来探望的妻儿幼女恰从此走过。

本素昧平生,却在那一刻,被永远地改变。彼时彼刻,桥上的行人过客,只道有人落水,只知千钧一发危如累卵。

出于军人本职,28岁男子纵身跳下刺骨江中,轻生者得救,救人者身亡。而这一切,都被桥面上前来探望的妻女目睹。这样的场景,太过于残酷。
图2
那刻,与久未谋面的丈夫千里相聚不过几天却又阴阳永隔。其妻也要轻生跳江随夫而去的冲动,像玄慈以身明法后的叶二娘,更像胡一刀死后的胡夫人。

不到3个月,即阖家欢庆的春节,举国同欢之下,鲜有人知道,这个春节,对孤女寡母是何辛酸。

2008年年初,孟祥斌入选感动中国获奖人物,透过屏幕,他的义举为多人所知。那时,我是一名初三学生,对英雄的敬仰,沸腾的满腔热血,一如今日。

“史册,尘封记忆;旧事,江河远去。凭吊,不过竹泪一滴”。

8年后,孟的女儿已有十一二岁,不会再相信他只是“睡着了”。8年,在偌大的中国,偌大的人间,有更多类似于此或更甚于此的悲情剧发生。身处缤乱纷杂的信息爆炸时代,行色匆匆,健忘的人大概多忘却甚或从来未曾记住。

对于普通人,2007.11.30这一天不论发生什么,都只是漫长3万多天并不起眼的一瞬,无论这天发生什么惊天伟岸的壮举,事不关己,也确实并不需刻意记怀。

8年后的今天,一个对于军人极其特殊的日子里,我恰在金华,来到通济桥头,桥上车水马龙,江心绿洲黄宾虹公园亭台内,依稀可见游园者纳凉。烈日炎炎,江水也失去生气,几乎断流。车鸣声伴随蝉叫,构成了这个夏日午后再寻常不过的场景。8年前那个严寒凛冽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大概只能清楚留存于死者妻女的脑海,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放映。

我站在柳条下,极目西望。青山虽遮,绿水自流,婺江与衢江在兰溪汇成兰江,北至梅城汇新安江后称为富春江,继续北上到富阳以下即钱塘江。一条千年前挖凿的京杭运河,南北联通了赤县神州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沿运河北上,过苏州,镇江,扬州,徐州,聊城,即到山东北大门德州,也正是孟的故乡。

天地悠悠,江流滚滚。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我信步走到桥头,追思往事,昔人已去,鱼沉雁杳。孟的事迹不会为人永远记住,孟氏遗孀遗女的境况,虽未曾看到却不难想见。而我能做的,也只是对我尊敬的这位老乡,缅怀以示未曾忘记罢了。

                      于201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