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搭乘从成都东开来的D2235由武汉到黄石,但到站等待时,才被告知因四川某段水灾列车取消…且无法改签合适车票,只得退掉重买。最后所坐的D5951,晚点约2小时,更要命的是到黄石北站而不是我下张车票的出发地黄石站。

图
  车到之时已晚上11点有余,其时移动电源电量早已耗尽又无安卓/WP充电线故无法及时补充。待我从车站旁的便利店给手机充电半响出来之时(这趟动车少有的座位下居然没电源),月明星疏,人迹寥寥,只有三五的士开来询问去处,报价不菲。当下挥手道不用不用。我原心想,为G/D新修的北站地处荒僻处,老车站定在城市闹区,沿途漫走,定然灯光璀璨,沿路商铺宾馆当鳞次栉比。经武功山一役,鞋子踢石涉水已然报废,上山之时为千方百计减轻重量又潇洒地把鞋垫取出连通雨伞一并扔了,又兼连日疾走,脚上早已吃不消,但那时想虽有12KM就权当夜游,支撑不住就就近找地休息。  

  然而万万没想到,黄石这个地级市的车站命名竟如此奇葩….黄石站已然已在其荒僻的辖区与其治下的大冶交界之处,莫说沿途繁华,说是”城乡结合部”都是对这五个字的蔑视:少有住家,两侧多山林草地,灯光黯黯,少见人声。只有偶然身后闷雷般车鸣阵阵,接着是一队趁月黑风高绕城而去的超载卡车,告知我不是太空的孤独旅客。  

  这次意料之外的事件,使我无意中踏入了初中高中都曾学过的大冶市的地界(两地在争此站的归属)。至此,此次中部环行,竟然无心栽柳把当年著名的汉冶萍走了一圈。盛宣怀大牛的十几项第一,又亲身去过或经历了一项。他在山东创造性地用以工代赈的方法疏浚的小清河,正是流经我县的重要水系之一(这比罗斯福新政修胡佛水坝,这项同样是“以工代赈”的工程早了N些年);他创办于1895年和1896年的北洋大学和南洋公学,印象极好评价极高,我认为它们要好于同城两所著名的文理学校,南开七里台和上海徐家汇,也都亲身去过。人能如盛宣怀一生,生意成绩至此,夫复何求。   

图

  若在平时,导航说步行需一小时,我通常按半小时计划,因我自知步履远快于常速。而这时,抛去背包中所带的一本词典和一本书,平板,移动电源这些此刻俨然好像有几十斤重的东西不说,单单就脚上的水泡和这双有不如无的破鞋,也决定这次我要结结实实走上三小时,每走一步,脚上水泡和鞋摩擦,痛意袭来,尤其鞋底极薄,踩到路边花生粒大小的石块,即不禁张口伸舌大叫一声。将最后的一卷卫生纸伴同身旁草片树叶放于鞋内,算作鞋垫,略有裨益。 

图
  这孤独的三小时却似万年!为节约宝贵电量我又不能把音量调到最大让“小苹果”和“民族风”一路相随。身乏体累,这样的行走太过索然无味,痛意袭来或简直就是煎熬。前不挨村后不靠店,秦琼当锏杨志卖刀,彼时我第一想法就是,在空旷无人的公路高歌《国际歌》罢!这不正是许多仁人志士临刑前的最后一句?然而,然而,我个连小学阅读课本上《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都还依稀记得的优秀少先队员,居然除去那句“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其他一句都想不起来…

图
  作为一个即将开赴大城市,或许将被同化千人一面失去特色的五线小城市半文艺青年,此刻,我还是别有风范的。黄石所辖的西塞山区,正是在古代诗词尤其唐诗中著名的西塞山所在地。“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这首诗,有一种超然物外恬静自得之感,天地悠悠,万物灵动,任你风来雨去,我自安然物外,道家<逍遥游>和柳宗元<江雪>的意象,好似融在一起如胶似漆。我甚至觉得,300年后,九死一生的苏轼在黄石北面的黄冈,谱就著名的<定风波>和<前赤壁赋>时,定然受到了前辈这首小诗的影响。

  西塞山最有名的诗词当属高中所学的<西塞山怀古>。诗中前四句,概括了明代小说<三国演义>最后一回司马灭孙吴的著名一役,也是小说最后那首总结诗“石头城下无波涛”的出处。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必须要承认,我一直以为西塞山应该是东起镇江西到南京这一块的一座江岸小山)。 这后四句有极强的代入感,因为它不光可以从刘禹锡嘴中说出,由当世的你我任何一人说出也完全合情合理。同样生缝四海为家日,面对1800年前那个群星璀璨时代的旧迹,也许同样会唏嘘感慨,只是语言水平所限表达不出来罢!

图

  这条大江,见证了三家归晋,也同样见证了天下三分。安葬小乔和鲁肃的岳阳,此行路过的赤壁,华容道所在的监利(这里面有”门道”),旧时的柴桑今日的九江,皆是时间大江冲刷,留在岸边的当时遗迹。

  怀古之忧思并没有如滔滔大江滚滚不绝。低头看着孤零零的影子,我惊然想起:出来已有半月,这月三国杀的人物形象和皮肤包是领不到了。儿童节那天白菜价入手的曹冲,也还一次没有用过,和荀彧和华佗的逆天配合只是听人说过自己未曾玩过,等回来一定买瓶汽水,开黑好好玩几局…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抬头望去,目所能及,一条宽阔公路径直向前不见归处,两侧路灯金黄闪耀消失远方。正是:雄关漫道在前,而今迈步走起。走起…